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荷乐网下载手机App | 客服热线:0031(0)104133904

微信图片_20201201190517.jpg



亲爱的同胞门,请愿者们,一直默默关注并支持我们的朋友们,

转眼间就到了这个魔幻2020年的年底,最近天气很冷,冰冷的空气和Covid19疫情下带来的不安和孤独感包裹着每一个居住在荷兰的“异乡人”。万幸,我们有家人和朋友,有写不完的作业和忙碌的工作生活 ,有节假日前后到来的荷式油炸球oliebol,有希望 , Covid19终将会过去,希望大家在此之前能够注意身体,保持健康,带好口罩。

谢谢大家的支持,你们的支持让上半年发起的大型请愿活动“我们不是病毒”在近一周时间内得到了将近六万的签名,我们在短时间内收到了荷兰相关社会机构、媒体电台、大型访谈会的邀请和关注,一夜之间,在和荷兰已经生活了百年并拥有超过一百万群众基石的亚洲群体如同像被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一样,我们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令我们不得不发自内心地问一句,我们是不是已经离亚裔平权很近了?






但是可惜,互联网带来的记忆是短暂的,亚裔,尤其是华裔在荷兰社会的声音如同蒙在鼓里面,快要没电的扩音器。偶尔传出来的沙哑电流声只会暂时的引起人们的注意,可惜年初被划伤肚子并被霸凌的Tilburg华裔女孩再没被提及,“臭中国人”和“眯眯眼”这种歧视性词语还在社会上被无限量的使用,每年无数次被抢劫和入室盗窃的华裔居住地址与餐馆也很少被媒体关注,我们只存在Nasi,Bami和辣椒酱里面,主流媒体更是我们难以踏入的特殊领地。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也是一段抹不去的痛苦记忆:(Vincent Yeers自述)那时候我在荷兰的初中读书,在那个荷兰最南端偏僻的小城市里面,我确实是初中里面唯一一个说荷兰语略带口音的华人小孩,有一天中午,我略带小骄傲的准备了一盒网上学来的鱼香肉丝盖饭,盐放多了,但是还是很自豪,等到了中午,在食堂大叔帮我热好食物之后正准备享受我的美味,很酷的同班同学小团体来到了我身边,小领头戏谑的问了我一句:“Vincent,你今天带的是什么啊?猫肉还是狗肉?”

如果现在让我回想起那天中午,我不知道我是用什么样的理由搪塞了过去,但是我记得我一口没动, 扔掉食物的垃圾桶是红色的, 在大家的狂笑中,我用卫生纸擦掉粘在垃圾桶边缘的一点汤汁,擦掉的还有我的自尊和无法反驳的窘迫。如果我当时要是站起来反抗,那我就会丢失掉我在学校里面能“打到一起”的“朋友”们。我只能随着大家一起狂笑,从那之后,在我眼里,很多食物都丢失了本来的味道,只有奶酪鸡肉和黑面包才是香的,才是我应该吃的。 







我们究竟需要怎么样在荷兰增加自己的媒体影响力,并消除对我们的刻板印象?

Covid19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了最严重的一个问题,荷兰的亚裔群体并没有被主流社会当作平等的存在而对待,而是被当成“另类”。让我们来回顾一下荷兰媒体的历史和发展进程;亚裔荷兰人群没有被代表,也没有用一个正面的形象出现,亚裔荷兰人群被荷兰媒体界使劲的卡住了脖子,窒息,并且消失了自己的声音。






这种被消失的声音,只能导致一个结局,一个充满着种族歧视和刻板印象的结局,一个充满着不理解和“可以被无视”的结局。无需追究历史,哪怕只看这个月:荷兰总时报(Algemeen Dagblad)发出了一篇社论:”提供手交服务的中国人在海牙就像狒狒身上的跳蚤一样到处存在“(Aftrekchinezen verspreiden zich over de stad als vlooien bij bavianen);荷兰第二大党自由党的党魁Geert Wilders在国会辩论上说:“如果等下又有一个中国人把别的蝙蝠扔在锅里炒菜然后出现病毒怎么办?”(Wat als een Chinees weer een andere vleermuis in de wok gooit.)







荷兰媒体界是我们缺失并且还没有立足的地方,我们缺少正面,公平,多元并且强有力的声音,我们缺失亚洲人的视角去探讨一系列话题与事件,我们缺失的是一代又一代应该获得的体面与尊重的机会。在此,我们非常骄傲的向大家介绍:Omroep PAC. Word ook lid van omroep PAC


Omroep PAC,亚洲与荷兰的联系,我们的角度,我们的态度,我们自己的声音!







反歧视小组和很多有能力的想要改变历史的同胞们,参与组建了这个广播电视媒体机构Omroep PAC,这是我们自己的社区!我们能通过PAC争取到主流媒体中的一席之地,这能让我们去讲述我们那些根本被忘记的故事,从深度到细微的差别,从广度到不同的视角。我们也会为所有的亚洲人才提供他们早就应该得到的公平竞争的机会。


我们还需要在社会议题和政治辩论中体现出我们的力量,我们有权利得到的平等。
这代表,我们要积极的参与荷兰社会的议题辩论,我们要联合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已经和不同政党不同方位的政客,市政当局,以及很多社会机构进行了多次的会谈和合作。

我们还做了什么?


  • 我们已经将我们的请愿,和五万七千九百二十四个签名提交给了荷兰教育文化以及科学部部长,并且我们也提交给了荷兰内政部部长,但是没有任何一个部长的发言人愿意接受我们的请愿书,由于Covid19疫情的原因,现在的请愿都只能由电子版递交,我们将会在12月重新递交请愿书。

  • 就如同我在上面说到的,请愿书达到了非常多的媒体关注,从NRC到Telegraaf,从荷兰总媒体NOS到RTL经济媒体,各个地区的报纸以及荷兰当时最重要的电视节目,DWDD。

  • 除了请愿书之外,还有超过3000人通过了警察局的反歧视热线举报,也有很多群众通过警察做了正式的立案声明。

  • 2020年3月17日的时候荷兰著名社评网站Parool通过了一篇报道;”在疫情面前,我们没有国籍与肤色之分“

  • 荷兰检察院在2020年6月4日前后做出了Radio10在年初传唱的歌曲没有歧视性,公诉部门”完美“的忘记了将近六万请愿签名和三千多份歧视报告。

  • 荷兰大众报Volkskrant再一次发表社评;“亚裔荷兰人再一次被消除掉了他们自己的声音。“

  • 我们与跨文化研究中心,各类反歧视热线以及一些亚裔荷兰组织联合启动了荷兰司法程序,第十二法律规定。 

  • 第十二法律规定的启动也引起了荷兰媒体界的轰动,可惜并没有上荷兰电视,但是荷兰各大媒体都有争相报道。

  • 2020年8月末,六大亚裔荷兰组织联合开展了一场线上活动:“这只是一个玩笑”,两个星期之久,每天都会出现一个关于歧视行为的卡通影片,这在荷兰的网络世界刮起了一场改变刻板印象的旋风,远在亚洲的南方早报也报道了这次线上活动。

  • 在一起反对种族主义的背景下,荷兰文化中心De Zwijger和亚裔荷兰组织PAC开始了一场名为“消失的亚洲人”的调查活动,为什么好莱坞以及其他电影传媒业会对亚裔如此无视?

  • 2020年12月底,我们将会得到荷兰检察院对我们开展司法程序,第十二法律规定的看法。








在过去的一年中,尽管我们做了非常多的事情,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来自亚洲,尤其来自中国的种种,还是被贴上“恐怖”和“危险”的标签。我们在荷兰生活了数百年,但是永远都会被贴上各种片面负面的标签而不被尊重和被排斥。如果我们希望能够得到足够的尊重,那么让我们并肩努力通过媒体PAC来帮助实现自己的目标吧!







我们希望能邀请所有签写请愿书,并在荷兰有合法居住地址的你们,一起来书写新的历史成为PAC的联合会员吧:一年只需要十欧元,只要我们在今年年底达到足够的会员数,我们就可以占据主流媒体的舞台之一,在我们努力发展的时候,其他少数裔也没有放弃前行,中东裔和穆斯林群体已经快要达到五万的会员量,非裔荷兰人群体已经达到了五万的会员量成为了第一个冲破关卡的组织,为什么我们亚裔不可以同时,在我们总是责怪荷兰主流社会没有给我们足够的机会的同时,我们是不是也要开始反思,把头埋在沙子里假装什么都看不见的是不是也是我们亚裔人群?想要当乖乖小孩,一味忍辱负重,是不是也是我们被无限期无视的原因之一?


同时,在我们期待十二月的检察院法律程序和努力向五万会员冲刺的时候,我们同时可以做下面的事情:


  1. 如果您被歧视了,或者您看到歧视行为的发生,请您一定要去www.discriminatie.nl 网站报告歧视行为的发生,因为只有获得大量的数据,我们才可以拿起我们作为这个社会公民所拥有的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
  2. 如果您被歧视了或者发现有可能是歧视行为的发生,如果您不知道怎么去求助或者与人聊一聊这方面的事情的时候,你可以咨询www.Asianraisins.nl或者加入他们的FACEBOOK小组,您永远不是孤单的一人!
  3. 如果您有投票权,请大胆的去投票吧!2021年3月17日是荷兰大选日,你的选票非常重要, 去选出您相信的人吧!
  4. 最后我们还是要再次提出,只有我们站在一起才会变得更加坚强,所以加入Omroep PAC吧!成为我们的会员!十欧元一年的会员费用会让我们真正的掌握话语权!成为会员的你不但有权利和大家一起商议媒体需要播放什么内容,我们还可以得到很多的课程来学习。 





长篇大论到现在,我估计每个读者都会有疑问,这种被无视的日子会不会过去?

会,虽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是我们会走到那么一天,走到每一个十五岁小孩带中国食物当成午餐的时候不会在被歧视的那么一天,到亚裔的声音变得重要的那么一天,到我们在政坛,在艺术,在电影,在荷兰社会各行各业闪光的那么一天。
 
在此之前,希望大家注意身体,防寒保暖,带好口罩,Take care.  
  


温馨并热烈的问候,


反歧视小组: 

GoGoDutch 荷乐网

Vincent Yeers

Marco Jacobs

Bei Wang

Hui-Hui Pan  



-END-



精彩评论6

orangeskin  高级海盗  2020-12-4 10:12: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些人就是脑残,要么骂回去,要么当他们是**看他们表演。人无论是什么肤色性别年龄身体残缺和宗教信仰都应该被平等对待,这个是基本人性。不懂的不是傻就是贱。
daviddeng  初上贼船  2020-12-1 17:38: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對待每個人不應該戴有色眼鏡 我支持你們!加油還華人一個公正!
daviddeng  初上贼船  2020-12-1 17:40:3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對待每個人不應該有有色眼鏡 我支持你們! 加油 還華人一個公道!!!
长头发叔叔  初上贼船  2020-12-5 09:49: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两次被熊孩子叫corona
nickdeadpool  初上贼船  2020-12-8 15:31:2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要齐心,直接怼回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