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荷乐网下载手机App | 客服热线:0031(0)104133904

图片3_副本.png


大家好,我叫饭团。


我的朋友小羊,是荷兰某著名高校2019级research master的研究生。

三个月前,我和小羊因为新冠疫情,从share facility的学生公寓搬到我们共同的朋友小猪家暂住。

没想到,就因为这样一个举动,引出了后续长达三个月的无数事端。

其间各种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态发展,实在太过让人费解。

整个过程中,小羊在精神和物质上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作为参与者的我亲眼见证了这一切。

直到两周前,事情才彻底尘埃落定。

今天,我们想要把事情发生的经过详细披露出来,希望如果再有其他中国学生遇到类似的事情,能够知道应该如何应对。

以下内容此前3个月真实经历,全文共计9209字,预计阅读全文需要24分钟)

事发经过

新冠疫情在荷兰爆发前,我和小羊居住在两个学生公寓。

尽管是不同的agency,但都是share facility的形式,意味着我们需要和其他很多人共用厨房、卫生间等公共空间。

这在疫情伊始的荷兰,当然是不安全的。

因此,在3月中,我和小羊搬到了位于海牙的我们的朋友小猪家。

由于最初考虑的只是暂住几天,所以我们除了最基础的生活用品外,绝大多数个人物品都留在原本的住处。

最初一切顺利,我和小羊每天开心的做饭写Paper,瑟瑟发抖的关注每天的疫情数字。

直到三月底,我们决定和各自的rental agency联系,退掉原本的公寓。

一切都正常进行,小羊的学生公寓来自荷兰知名学生租房平台AS AS AH(名字经过了处理,大家可以自行get),按照规定,小羊缴纳了4月剩下的部分房租

AS AS AH在邮件和合同中明确写道:

合同的终止日期是4月30日,小羊需要在此之前清理宿舍,并自行上交钥匙。

OK,看起来一切正常。

然而在3月31日下午,小羊却突然接到来自舍友的消息,说有人正在清空小羊的宿舍!

🐏:???

140317bv92895k2trc8kuk.jpeg

小羊连忙通过舍友和这些人沟通,说自己的合同终结日期是4月30日,不是3月31日,他们一定是搞错了。

然而这些人说,他们只是接到指令来清空这间宿舍,对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

无视舍友的阻拦,强行清空了小羊的宿舍。

要知道,小羊的护照、身份证、户口本、现金、贵重物品、学习资料等等……全!都!在!里!面!

140317sffp0ojvidgpy5vj.jpeg

说实话,得知宿舍已经被彻底清空,所有个人物品都不知道所踪时,我和小羊虽然着急,但并没有太过担忧,至少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因为一年以来,我和小羊、还有许多的小伙伴来到荷兰,每天都感叹于荷兰社会和理念的发达,以及来自欧洲人的善意。

尽管事情本身让人难以理解,但是出于对荷兰法治和人文关怀的信任,我们觉得,这可能只是出于misunderstanding和miscommunication导致的误解。

140319x7ar4dplcpd66z45.png

我和小羊天真的认为,一定是AS AS AH或者清洁工人搞错了合同截至的时间。

行李尽管被清理,但一定被安全的放在某个地方。

等明天AS AS AH上班以后,一定可以尽快找回行李,并要求他们赔礼道歉。

要知道,小羊定了十天后的机票,很快就要返回祖国。

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当晚还是回到小羊的公寓,拍下了宿舍被清理后的照片。

舍友们也安慰小羊,东西一定被安全的存放起来了。

因为根据荷兰的法律规定,无论这些东西是否还有人要,都要保存至少两个星期。

谁能想到,第二天起,噩梦才真正开始。

艰难沟通

事情刚一发生,小羊就给AS AS AH连发了多封邮件,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第二天上班后,小羊打通了AS AS AH的电话。

经过核实,AS AS AH表示小羊的合同确实还没有中止,但是他们以为小羊不会回来了,所以提前清理了他的家。

140319czj9jf8gtaatfvjz.jpeg

小羊虽然生气,但是当务之急还是尽快找回个人物品。

工作人员表示,东西都被储存起来了,让小羊第二天下午三点回来取。

第二天,小羊早早出门,准时到达。

然而等了长达两小时后,公寓负责人才姗姗来迟,把小羊带到了据说是储存物品的地方。

里面是众多的塑料袋,装着许多的不知是谁的个人物品。

当小羊把所有属于自己的打包袋搬上楼,打开后却惊讶地发现。

所谓“他的全部物品”,居然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衣服和鞋子?!

140320fpiuwudi8akyoeoc.jpeg

所有的证件和贵重物品全都不知所踪。

到这里,我和小羊才开始意识到,问题可能真的很严重。

小羊回来后,立刻重新和AS AS AH沟通,索要剩下的个人物品。

然而事件的走向,自此却开始变得令人迷惑。

小羊在沟通中明确提及,里面有许多重要的证件,以及贵重物品。

证件,如:护照,身份证,户口本。

贵重物品,如:Ipad,尼康单反相机,三幅耳机(很贵)等

140320r36utmnzyqwmwn3g.jpeg

这不仅意味着财物损失,更重要的是,小羊的飞机十天后就要起飞了。

如果没有办法尽快找回护照,机票就会作废(天知道机票有多贵多难买)

但公寓负责人全程只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I am so sorry”,随后对着小羊列出的清单表示:I hope it is not necessary (我希望这并不重要)。

140320jpgw4o6cydpxaw32.png

这都不重要,来,你告诉我还有什么是重要的?

直接把小羊本人扔了才算重要?

考虑到公寓负责人可能权限有限,小羊拨打了AS AS AH的紧急电话,希望能和公司直接沟通。

接连拨打无数次都没有拨通,小羊又发了多封邮件。

直到第二天下午,才打通了AS AS AH的电话。

但是工作人员全程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歉意,也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

更没有考虑到,这是一个在异国孤身一人的留学生,在家乡和居住地新冠疫情都十分严重的情况下,所有的证件和个人物品都被人为丢弃后完全无助的状况。

140320m4w1s8vliw1xgyzv.jpeg

下面的对话,主要来自于三个人,为了便于理解,我们把他们命名为A,B和C。

A是小羊所在学生公寓的直接负责人,负责执行总部的指令。

比如给清洁工开门,领他们到小羊的房间;比如帮小羊找回了部分衣物。

B是AS AS AH公司本次“清空小羊房间”行动的发起人和决策者,是主要的责任人,也是绝大多数奇葩言论和行为的贡献者。

B以一己之力,给小羊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和二次伤害。

B的位置,大概位于A和C之间。

C是B的上级,更高一级的负责人。

C不是直接负责这件事的人,但却是有权利代表公司做出决策的人。

请注意,前方高能预警:

接下来的对话实在过于匪夷所思,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Round 1



第一次打通电话,小羊表示,自己遇到了紧急状况,发送了多封邮件无人回应。

小羊:我遇到了这样的情况,发了许多邮件没有回复。

A:那你最好再发一次。

……

小羊:那好吧,可是他们扔掉了我所有的东西,怎么办?

A:我不知道,我不觉得这是我们能解决的。

小羊:……你们让人清空我的宿舍,弄丢了我所有的东西,这难道不是你们的责任?

A:那你继续发邮件吧。

140320oxxdx5u7hkhvjb9l.jpeg
Round 2



(以下对话发生在多次电话和邮件之后)

A:啊,不好意思哈,你丢了哪些东西?发给我,我去发给清洁公司。

小羊:abcdefghigk……

A:I hope it’s not necessary.(我希望这并不重要)

小羊:……

A:我联系了清洁公司,他们说你的行李都在这里了,其余的都被扔了。B会电话联系你的。

140321ju2t1aaf2j3a5tpg.jpeg

Round 3



和B的通话,是小羊长期以来的心理阴影。

B丝毫没有回应小羊的诉求,在长达半个多小时的电话沟通中,不停的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

“我们以为你不会回来了,很多留学生都是这样,所以我希望能尽快清理……我并不是说你做错了什么或者我们做错了什么。”

(所以是上帝的错,给你的自由过了火?)

几次小羊实在听不下去对方推卸责任,想要说话,都被对方打断。

结果就是,这通本应是B代表公司道歉的电话,小羊在飞机还有5天起飞、精神濒临崩溃的情况下被迫听了十多分钟AS AS AH在整起事件中有多无辜。

140321m87e4274gx67g68w.jpeg
Round 4



小羊:所以我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能给你打电话,只能等着?

B:是的,你必须等着。

140321mnc11n7mui4l4z87.jpeg

小羊:可是我的飞机不会等,我的护照在里面。

B:那我建议你去联系你们大使馆,赶快给你补办,我们是在帮助你。

……

B:我们之前问过你,你是不是离开公寓了,你说是的。

小羊:我说我离开了,不代表你们可以在合同还没结束的情况下,不经允许进入我的房间,扔掉我的东西。

B:你能不能正常的和我说话?我们都是文明的人,你是一个文明的人么(beacuse we are civil people, are you a civil person)?

(wtf,强闯民宅扔掉别人东西的人是civil person,一个正常询问自己东西去哪了的人反而不是?)

140321b11zobg1gn1a1oza.jpeg

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沟通到现在,除了推卸责任和二次伤害,小羊没有得到任何正式的道歉或者赔偿,对方甚至不愿承认这是他们的责任。

我和小羊分析,这个结果主要可能有三个原因:

第一,B全程掌握主动权,不允许小羊给她打电话,也几乎不给小羊发言的机会,导致我们一直非常被动,无法主动提出我们的观点和诉求;

第二,B这样做,可能是因为她本人是这一事件的主要负责人,事情本身是她的工作失误导致的,她不愿意承担后果;

第三,丢失的物品几乎全都是贵重物品,例如放在明面上的单反相机和现金,不太可能有人把这些东西当作垃圾扔掉,所以东西很可能已经找不回来了;B很可能意识到最终的结果是需要赔偿,所以希望通过这种强势的方式给小羊压力,把他们的责任降到最低。

在小羊惊慌失措、情绪非常不稳定的情况下,本身作为非native speaker的小羊几乎不太可能取得优势。

140321warx9pi57909cghi.jpeg

由此,等情绪稳定下来,我和小羊重新理顺了逻辑,提前写好了一篇稿件,准备下次再战。

稿件的基本逻辑是:

一、先给事件定性:事情本质是AS AS AH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破坏合同,让陌生人进入房间强行带走行李,这无异于入室抢劫,可以被认定为犯罪。

二、确认责任关系:AS AS AH作为租赁平台,在本次事件中要负全责。

三、提出我们的诉求:首先,要求AS AS AH为他们的行为道歉,并继续寻找小羊的东西;其次,如果东西找不到,我们要求对所有的精神和物质损失进行赔偿;最后,如果后续还有其他由于AS AS AH本次的失误导致的损失,也应当由AS AS AH一并承担。

四、如果AS AS AH拒绝承担:我们会先向警察报案并和学校沟通,要求警方和学校介入;之后会联系律师准备起诉;同时会联系荷兰和欧洲当地英文媒体,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帖,寻求媒体介入和网络曝光。

同时,小羊的立陶宛好友给他介绍了一位荷兰当地的记者,也站在记者的角度给予了我们帮助。

做好以上准备后,我们开始等待AS AS AH再次来电。

Round 5



这一次打来电话的是C,明显级别和权限要高于A和B。

一上来,C首先代表AS AS AH对小羊道歉。

这是事情发展至今,小羊第一次收到来自AS AS AH的正式道歉。

但是C带来了一个非常坏的消息:

小羊的所有东西,都被扔进了垃圾箱,正好赶上垃圾倾倒日,已经全部被销毁了。

小羊接到电话的时候眼圈都红了,这意味着回国已经绝对不可能了。

接下来,C提出让小羊列出所有丢失物品的清单,AS AS AH会进行赔偿。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此前清洁工在发现房间内有大量物品后,拍了照片询问AS AS AH,是否全部清理?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清洁工清理了所有的东西,这些照片正好可以当作我们的证据。

平复情绪后,我和小羊立刻开始准备物品清单。

小羊连续两天熬夜,把清单详细的列了出来,并尽可能找到了相应的发票,在照片上标注上对应的物品。

我们都以为,接下来就是尽快补办护照,等待赔偿了。

谁知道,这仅仅是后面持续三个月谈判大战的开始。


谈判(si bi)

我们提交物品清单的两周以后,才收到来自AS AS AH的回复。

他们愿意支付的赔偿金额,低到令人难以置信。

包括物品、现金、证件、机票等等所有损失在内,AS AS AH给出的赔偿金额只有2500欧。
140321ei1nqnj1yg6m8o95.png

并且,这2500欧是这么来的:

  1. €500用于道歉赔偿,因为他们破坏合同闯入他人房间,侵犯隐私并造成损失。

  2. €1000用于赔偿护照。

  3. 剩下的€1000,才是赔偿丢失物品的损失。


140321pjj5e55bj5555mve.png

什么概念?

仅小羊房间内丢失的现金一项,就有1000欧和千余人民币。

更可气的是,AS AS AH还在邮件里写明:

这个赔偿金额没得谈,就是这么点。

这不是开玩笑嘛。

这个价格,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无法接受。

小羊果断拒绝了AS AS AH提出的条件,接下来,我们开始同时和多方联系,寻找其他解决方案。

140321en1pucpcc3pjthyz.jpeg

我们主要联系了一下几个机构:警方,学校,大使馆,保险公司,法律援助,律师,媒体。

我们的基本思路是:

首先联系警方要求报案,为之后上法庭保存证据;

由于该公司属于校企合作模式,所以同时联系学校寻求帮助,要求学校介入和AS AS AH沟通并咨询建议;

同时联系大使馆,一方面希望大使馆介入帮忙协调或者给出建议;如果大使馆无法提供帮助,就快速开始补办护照。

之后联系法律援助和职业律师,通过法律途径结局问题;

最后是咨询保险公司,能否赔偿财物损失和报销律师费;

如果上述途径都无法解决问题,就只能联系本地英文或荷兰语媒体寻求曝光。

本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的小羊,把重点放在了法律援助和执业律师上,先向给许多法律援助机构和律师发出了邮件。

140321lckkd3il2k3lkp3y.png
在等待律师回复的过程中,我们陆续收到了来自其他几个机构的回复。

140321fk16v1zezfvz561w.jpeg

警察的建议是,这是一个civil case,首先还是和公司进行沟通。

学校的回复,主要集中于对小羊本人身心健康的关心。

表示学校毕竟只是教育机构,AS AS AH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学校无法直接干涉。

140322j6pko4om87a4cxot.jpeg

保险公司的回复较慢,但表示财产损失和律师费用都可以报销。

得到了保险公司的回复,我们心里就有底了。

至少有了最低保障,那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剩下的就是拿起法律武器勇敢的战斗,哪怕我们可以寻求保险报销,但是也必须让AS AS AH为自己的流氓行径付出代价。

让他们知道,留学生也不能随便欺负。

However, 找律师的过程也并非一帆风顺。

小羊最初联系的两个法律援助都及时回复了,但是帮助有限。

两个法律援助网址:

https://www.urbannerdam.nl/
https://vidius.nl/en/


大使馆也在第二天就回复了邮件,表示这种民事事件,大使馆同样无法介入,希望小羊自己解决。

这种情况下,小羊决定直接联系律师。

经过网络搜索,小羊选择同时联系了两个律所。

律所网址如下:

https://www.gmw.nl/
https://vankoutrikadvocaten.nl/

第一个律所的回复很快,但也很简单粗暴。

直接告知小羊:我们290欧元一个小时。

相比之下,第二个律所的回复就很人性化了。

直接和小羊对接的,是这位律师:

https://vankoutrikadvocaten.nl/onze-advocaten/joost-veltheer/

这是他的个人主页。

这位律师,就是后面和我们并肩战斗的主要伙伴,也是帮助我们最多的人。

这是律师回复的第一封邮件:

140322q4bhzqdxdp3m89py.png

在小羊确定保险可以报销之前,律师就主动提出了要帮助小羊申请legal aid。

小羊非常感动,于是决定选择这位律师。

律师确定了之后,后面就是两个月漫长的战斗过程

了解了小羊的经历和诉求之后,最初的两个星期,律师主要做了三件事情:

  • 整理整个事件的完整发展经过,还原事实

  • 整合各种人证物证

  • 和保险方联系报销事项


幸运的是,尽管事发突然,我们还是尽可能地找到了许多电子收据。

在这里提醒大家,平时一定要学习曹云金,有保存发票的习惯。

因为无论是你的东西被偷了还是出现其他意外,发票都是你证明损失价值的最有力证据。

我们能提供的主要证据有:

  1. 清洁工拍摄的房间内部照片。这是最有力的证据,因为这些照片是AS AS AH提供的,其他的证据可能会被他们否定。

  2. 各种物品的发票。这也是重要的证据,但AS AS AH经常以“某些东西在图上看不到”为理否定。

  3. 来自朋友和舍友的证词。这是重要的人证,这是对物证的补充。


在这些证据的基础上,律师为我们联系了一家专业的鉴定机构。

根据上面的证据,这家鉴定机构为我们开出了明确的鉴定和估值结果。

这张**书后来成了我们最主要的证据。

上述过程完成之后,就由律师代表我们去和AS AS AH沟通。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发现证据确凿,无法抵赖,AS AS AH这时竟突然开始了莫名其妙的骚操作。

AS AS AH的CEO竟然开始和我们的律师造谣小羊……?

这一点,真的让我们匪夷所思。

这位CEO说,小羊把房间搞得乱七八糟,还在室内小便???

140322teljpdcpo2szeo12.jpeg

你认真的么?

到这里,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实在无法理解这位CEO的脑回路。

小羊的房间乱不乱且另说,就算是乱上天了,只要没有破坏设施,没有弄脏家具和墙壁,其他人的私人生活和你有什么关系?

这体现的,难道不是你侵犯了其他人的隐私吗?

你们欧洲人,不是最注重隐私和伦理的吗?

140322xoutqbmsyz8av5zm.jpeg

至于造谣小羊在房间内小便,这更让人无法理解。

且不说,小羊房门口就是卫生间;更何况退一万步,万一真的有人奇葩到在房间内小便,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呢?

又不是大便,还能看到罪证。

我们只听说过伦敦和巴黎街头到处都是小便的痕迹,从没听说过亚洲年轻人也有这个习惯。

经过长达两个月的沟通之后,这位CEO终于表现出了放弃挣扎的迹象。

CEO提出,要和小羊见面,进行最后一次面谈。

小羊同意了,于是在一个雨天,没有带伞的我和小羊坐火车回到了小羊原本居住的城市。

诉讼前最后一次面谈

这一场和CEO之间的面对面撕逼,可谓是全文的高潮。

但这件事情,却以我们没有预料到的方式收尾了。

以下是主要的会议纪要。

一上来,CEO先明确提出对小羊本人的道歉。

在简短且明显没有诚意的歉意后,CEO气势汹汹的提出了他的质疑。

第一点,为什么小羊要求赔偿的物品不仅有贵重物品,还有例如护肤品一类的生活用品?
140322s4ia5345fjjixo5s.jpeg

小羊提出索赔的物品里面,不仅有贵重物品,还有许多生活用品和学习资料。

例如从图书馆借来的书籍,各种护肤品等。

第二点,CEO还是不相信小杨的房间里有如此多的东西。

针对这两点,我们分别出示了相应的证据。

标明物品的照片、众多的发票、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书等。

这两点被分别反驳后,CEO又放了大招。

他提出,无法理解为什么小羊会把众多物品留在房间里,比如护照和现金?

他说你作为一个外国人,去哪里都应该带着护照吧?

140322ik7o6cx2w99omvc6.jpeg

小羊又详细解释了他的心路历程。

由于当时新冠疫情突然出现,小羊考虑到这边不安全,因此到朋友家暂住。

当时并没有长住的打算,以为只是暂时住几天,后来才决定在朋友家长期居住。

因此所有的东西,尤其是贵重物品都留在了自己家里。

毕竟如果你到其他人家里去暂住,难道会把所有的贵重物品都带过去吗?

至于护照,小羊随身携带了居留卡,所以不需要一直带着护照。

小羊扎心的告诉他他点出来,对小羊来说,AS AS AH提供的房间才是他真正的家和私人领域。

对他来说,这才是最安全的地方,谁能想到变成了最危险的地方。

尽管小羊已经表达的如此清楚,但是CEO还是继续坚持诡辩。

他提出,毕竟我和你都不在事发当场,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在那里。
140323dgrv7x7rmg777fht.png

这时,作为旁观者的我开始插话。

我提出,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更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把单反相机和现金直接扔掉。

这两件东西,都可以在照片中清楚看到。

CEO沉默了片刻说,好吧,他也无法理解。

我提出,既然我们都不在现场,不知道现场发生了什么,那我们可以联系当时的清洁工,要求清洁工来作证。

因为他们是最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的人。

这时候,CEO开始变得有些支支吾吾。

他说是的,或许有可能是这些人偷了东西。

140323wt7t7hva7mtn7bwb.jpeg

他顿了一下,继续说,好吧,就算这些东西真的在那里。

但是,你想要我们承担的责任也太多了吧?

这个问题,小羊实在无力吐槽。

为什么要赔?

因为这些东西被你们弄丢了呀!

140323v2l8ub22ps2juutz.jpeg

到此,整个谈判进入中场,CEO态度软化。

他接着表示,好吧,我们可以赔偿,但我们无法全额赔偿。

CEO说,我们最多赔偿5000欧元。

这个数字并不是基于实际损失的数字,而是他们愿意赔偿的数字。

超过这个数字,就不是这位CEO能决定的了。

小羊思考之后,明确的表示不能接受。

CEO态度强硬的说,好,那我们法庭上见吧。

小羊同意了。

虽然大局已定,但我最后垂死挣扎了一下。

我从旁观者的角度证明了我所知道的事情,比如我曾经见过的贵重物品。

并表示,如果真的上法院,我和其他知情的朋友会出庭作证。

之后又从打了一波感情牌,讲到了小羊,这段时间以来承受的精神和心理压力。

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发生,小羊现在已经和家人团聚,在家里沙发上舒服的看电视。

到现在,距离事情发生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但小羊依然没有拿到新的护照。

因为大使馆的预约,每周都爆满。

CEO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说,我真的非常抱歉。

走出房门的时候,我和小羊已经做好了上法庭的准备。

但就在我们返程的路上,奇迹发生了。

奇迹般的结局

我们在路上,接到了小羊律师的电话。

律师表示,刚刚CEO联系了他们,愿意赔偿鉴定书上显示的金额和小羊的机票!!!

140323p8977wpfczsjjwyw.jpeg


Whaaaaat?

什么情况???

我和小羊兴奋之余,一脸懵逼。

因为距离谈话结束到现在,整个过程过去了仅半个小时。

这个峰回路转的结局,我们实在是始料未及。

很快,小羊接到了AS AS AH方面的正式确认,他们会尽快按照鉴定书上的金额赔偿损失和机票费用。

140323e1jn6nlll3p016w6.png

一个星期,以后我们收到了来自AS AS AH的赔偿金。

难以置信之余,我和小羊也在复盘。

为什么他们会突然改变态度?

我们觉得可能主要有以下几方面的原因:

第一,鉴定书证据确凿,CEO可能联系律师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第二小羊的解释使事情本身变得合理。

第三,我们提到了清洁工可能会偷东西,这是一个巨大的隐患,如果真的是盗窃,那AS AS AH就是共犯。

第四,最后的感情牌在一定程度上触动了CEO。

最后,也是我们认为最关键的一点:

一旦上法庭,AS AS AH的行为就会公之于众,会带来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损失远超赔偿金额。

另外,有一个小Tip想提醒大家。

上述所有的交谈过程,小羊都录音保存,律师也表示录音是合法的,大家以后如果遇到维权事件可以录音保存证据。

这个结局虽然始料未及,但毕竟为小羊的鬼畜经历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点。

我和小羊商量之后,提出想要把这个经历分享出来,让大家知道。

留学在外,我们都身处异国他乡,当地许多做事情的程序和思维,与我们熟悉的方式都不一样。

但我们在生活中,同样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140323qppwipph2ribbwdb.png

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希望这段经历能够给大家让大家参考,不要害怕,知道如果遇到类似的问题应该怎么去做。

这里必须要夸一下欧洲的保险制度。

欧洲的保险几乎可以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索赔程序也十分便捷,所以很多欧洲人生活中遇到问题都丝毫不担忧,因为保险会赔偿一切。

这也让我们明白了,为什么欧美剧中演员动不动就甩律师函。

——因为他们有保险报销律师费啊!


 小羊的话

最后,小羊也有几句话想对大家说:

一个人在国外生活确实会遇到很多困难,而且还可能无法将这些困难和家人诉说,毕竟相隔千里除了担心家人也帮不了忙。

我们能做的就是入乡随俗,理解外国人的文化和思维,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但如果真的麻烦到来没法避免,也要保持冷静,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并且要以国外的方式解决问题,相信自己的权利一定会得到保障,公平一定会到来。

140323ptuu6d41a1did0p1.png

最后,我想感谢我的家人,感谢所有帮助我的朋友,感谢律师Joost Veltheer先生,感谢一直关心我的同学们。

特别明感谢我可爱的community成员,感谢🐷☀🍙👼🕊🐱,给了我最多的支持。


140317b72sv146np96yv7y.gif

精彩评论14

蹩脚小流氓  海贼王  2020-6-30 20:28: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觉得荷兰人热情友善是最大的错误 一说到钱 那张脸说变就变
S hui mo 82  初上贼船  2020-6-30 22:11:3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AON每个月30多欧的那种常见Package就包法律费用,可以跟保险公司确认double check.
S hui mo 82  初上贼船  2020-6-30 21:30: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定要买保险,我也是因为可以报销律师费用,才有资本去争取。
S hui mo 82  初上贼船  2020-6-30 21:27: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过类似经历,完全相信。 他们是怕上法庭,不是被你的诉苦激发同情心。
CHch  初上贼船  2020-6-30 20:1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CHch 发表于 2020-06-30 20:15
Wow, 荷兰人就是擅长不断逼人底线,如果显得胆小了或懦弱了他们就达到目的了,之前也曾有类似经历,也是通过据理力争并且毫无怯意让那些毫无底线想尽办法诈钱的龟子小们自动退缩了!还好大家都结局圆满!在荷兰学会强硬和据理力争是绝对有必要的!

说到去法庭那些龟孙子们就怕了,以为人家是外国人呢好欺负呢!
CHch  初上贼船  2020-6-30 20:15:3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Wow, 荷兰人就是擅长不断逼人底线,如果显得胆小了或懦弱了他们就达到目的了,之前也曾有类似经历,也是通过据理力争并且毫无怯意让那些毫无底线想尽办法诈钱的龟子小们自动退缩了!还好大家都结局圆满!在荷兰学会强硬和据理力争是绝对有必要的!
菜菜鸭  初上贼船  2020-6-30 16:50:0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太不容易了!希望接下来可以顺利呀
Lanning_Yang  中级海盗  2020-6-30 19:55:15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谢分享,这个保险是哪种保险?包括法律援助险?
CHch  初上贼船  2020-6-30 20:20: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Lanning_Yang 发表于 2020-06-30 19:55
多谢分享,这个保险是哪种保险?包括法律援助险?

同问
12下一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