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荷乐网

noLogin
登录
搜索
APP下载
本帖最后由 美女小编 于 2018-8-8 15:42 编辑

本文来自公众号: 英国那些事儿
微信号 :hereinuk


Olga是一个罗马尼亚女人。她已经好几天没法入睡了...

因为她的儿子,正在监狱里等待判刑:

儿子Radu,因为和朋友在荷兰鹿特丹盗窃上千万欧元价值的名画,被警方逮捕,盗窃情节非常严重,乃至于媒体报道中,都把他称为“艺术品世纪大盗”

而他儿子冒险换来的、那些还没有被警方找到的艺术品,Olga却知道在哪里。

“怎么样才能让儿子免于牢狱之灾呢?”那几千万价值的画对她而言毫无意义,她想要的只有儿子的平安!

因此,Olga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她自认为对儿子最好的决定....

正是她的这一念之间的决定,

7幅出自莫奈、毕加索、马蒂斯、高更等巨匠的名作,

从此再也没有机会重见光明....
荷兰名画不翼而飞!

2012年10月16日的凌晨4:30,在荷兰鹿特丹,Kunsthal艺术博物馆的经理Jan Moerer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电话是他的同事,博物馆的建筑总监Knoll打来的。从电话中,Moerer得知,博物馆“似乎被盗了”!

“什么叫做似乎被盗了?”
Moerer一听事情不对劲,顾不得细问,只能赶紧起床去现场。
(Kunsthal博物馆)

不一会儿,Moerer跟着两名保安来到了博物馆现场。

走进博物馆,他第一眼看到的是梵高的画作“玉米花和康乃馨”(Still Life :Cornflowers and Carnations)。
这是博物馆这次展览的关键作品,它还在它应该在的位置,这让Moerer揪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点。

然而,当转过转角,看到原本应该陈列着另外几副名画的墙壁上空空如也时,Moerer的心再次揪紧了:7处本该挂着展品的墙上,只有标签,画都不见了。而他听完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报告后,差点气昏过去...

Kunsthal博物馆是一座位于鹿特丹市中心外围的艺术大厅,总共有三个大厅,占地3600平方米,每年大概有16万人次的游客会来这个艺术大厅参观。

区别于传统意义上的博物馆,Kunsthal博物馆本身是没有自己的藏品的。它展示的作品,都是来自其他艺术馆或者私人收藏家提供的艺术品。所以,在晚上的时候Kunsthal是没有保安人员巡逻和实地值守的:

博物馆方的人都觉得靠着中央监控和警报,基本上就能完成所有的安保工作了。如果出事了,安保公司的警卫们可以20分钟内赶到现场...

20分钟其实听起来有点长,但是考虑到Kunsthal博物馆的建筑风格,就是用了各种各样的玻璃隔断,建成了一种类似于迷宫一样的地形任意看似很近的两点之间都要经过弯弯绕绕的小路,20分钟其实并不算很久了。

16号早上3:20 ,博物馆的一个防盗警报器响了。安保人员们接到警报后,根据电脑显示的通往大楼的最快路线,11分钟内达到了现场。

然而尴尬的是,等他们到现场时,警察已经到了:附近的警局接到博物馆的警报,5分钟内就达到了现场。

可是,面对安保人员,警方也很尴尬:

他们来是来了,但是并没有真正起什么作用....警方到达时,只是听到了警报,还没有走进去。他们隔着玻璃看到博物馆室内,似乎并没有发生什么事儿。所以,警方以为是有什么技术故障导致警报被触发了。

他们走进大厅,试图关掉大厅的警报,但是并没有成功。正在他们到处找警报开关时,博物馆后门的紧急出口的警报又响了。但是等他们来到紧急出口处,发现门锁还牢牢地锁着的,没有任何闯入的迹象。

于是他们打开整个博物馆的照明灯,看到了展厅的画也大多数都在墙上,偶尔有一辆副空着的地方只有标签没有画,至于是被偷了还是被博物馆方撤下来维护了,警察并不清楚。

所以,在那关键的十多分钟里,警方和安保公司一直在纠结:

博物馆到底是不是遭贼了?有没有画被偷了?

警方和安保公司都不清楚画有没有丢,只能赶紧把博物馆的负责人们叫过来。于是就有了凌晨四点半,Moerer接到的电话。

等Moerer赶到现场清点完正在展览的150幅画作后,警方和保安公司才算是在盗贼闯入一个半小时候,清楚地意识到昨晚发生的一切有多么严重:

一幅毕加索、一幅马蒂斯、一幅高更、一幅迈耶·德·哈安,一幅弗洛伊德,和两幅莫奈的画,全部被盗!

这些如雷贯耳的大画家的作品,在一个晚上一次性失窃,意味着这将是一个震惊全世界的艺术品盗窃案!
2.jpg

三个毛贼组成的惊天魔盗团

警方可能无法想象,昨夜看似“简单粗暴而有效”地把画偷走的罪犯,其实是三个毫无艺术品犯罪经验的年轻人,其中领头人就是文章一开始提到的Radu。

Radu是一个28岁的罗马尼亚人,2012年的夏天才刚刚搬到荷兰。

从小叛逆、退学后不务正业的他,觉得留在家乡生活是看不到希望的。所以他们约上兄弟,带着自己的女朋友,来到鹿特丹开始“闯荡”。

“闯荡”的生活并不轻松,老老实实赚钱的日子非常艰苦,于是Radu和兄弟们,开始走歪门邪道:

除了偶尔小偷小摸地“赚钱”,他们也怂恿自己的女友从事卖淫。

然而,小偷小摸和卖淫来的钱,依然满足不了这几个“志向远大”的年轻人,几周前,经过一段时间的左思右想,他们决定要干一票大的了:
去偷艺术品!

(Carcalia小镇)


Radu找来的帮手,是他的好友Eugen和Adrian。他们两人也是来自罗马尼亚的小城市,小城市的生活拮据,经济衰退。渴望有更好生活的两人把钱都攒在一起,来到繁华的鹿特丹闯荡。

看着鹿特丹这个艺术气息浓厚的城市,看着那些天价艺术品,Eugen和Adrian觉得,只要干上那么一票,成功了,这辈子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所以,当Radu拉上他们一起筹谋偷画时,他们基本上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Eugen)

随意选目标,简单踩个点

这三个人呢,对艺术品鉴赏其实完全没有经验。所以在成团准备偷盗后,到底怎么偷,偷什么,他们也毫无准备。

10月6日,也就是盗窃案发生的10天前,无从下手的Radu居然选择用GPS搜索的方式,来随机找一个附近的博物馆。

一开始,搜索引擎推荐的都是什么自然历史博物馆,这在Radu看来是没用的:什么鸟类标本、化石之类的,又重又容易碎,根本不方便偷嘛。

他把“展品太重”的博物馆一一排除后,看到了Kunsthal艺术厅。从网上的广告中他看到,Kunsthal最近即将举办一个“引人瞩目”的先锋派作品展览,150件珍品全部都是私人藏品,包括一些最重要最具影响力的世界级艺术家。

虽然不懂什么是“先锋派”,但是听上去就很高级很贵的样子...

稍微一商量后,Radu决定:就是你了!Kunsthal!

Radu为了踩点,带着兄弟在展览开始前一天来到了Kunsthal。接下来的几天,他们有时候单独来,有时候拉着女朋友一起来,像是沉浸在艺术里的文艺青年。

然而,只有他们知道,这一遍遍地逛,只是为了搞清楚博物馆的构造和安保情况。

他们留意到,火灾紧急出口是整个博物馆的薄弱环节:
紧急通道的门,只要稍微费点力气,就能随时打开。更让他们惊喜的是,画作展览的那个小厅里,没有摄像头!

对于习惯了小偷小摸的Radu而言,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大声叫嚣着“来偷我啊!”的博物馆!


(展厅走廊摄像头拍下的Radu一行人)


如何进入房间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接下来就是考虑一下怎么逃跑了。

Radu三人接下来几天常常到博物馆附近慢跑,夜里开车来偷偷观察外面是否有巡逻的安保。在发现Kunsthal的地理位置逃跑时候并不难后,Radu们准备加快盗窃计划了。

他们从小卖铺里,买来了装画的尼龙大麻袋;

然后用买了几张作案时方便使用的电话卡,和几套黑色的帽衫当夜行服。

分配了一下谁破门偷窃,谁在外面等着拿货,谁开车准备跑路。

现在,他们是真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他们等的东风,就是一个游客较少,月黑风高的夜晚!


月黑风高夜,偷窃跑路时

10月15日星期一,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博物馆周围人比较少,到了夜晚,由于没有星光月光,Kunsthal周围显得很暗。

Radu和Adrian按照计划,从Kunsthal的紧急通道,进入到了博物馆内。

博物馆外,是Eugen在车里等着接应他们。

一切就绪,Radu和Adrian准备破门了!

(Adrian)
破门进入博物馆,需要克服两个问题。

第一,是紧急出口的电子锁,必须要在室内有人的时候,才能够打开。比如火灾出现时,通过室内的人员使劲按下门把手,电子锁就能打开了。

Radu们突破这层锁的方式,非常奇特:

他们找到了这个电子锁的一个漏洞,当电子锁受到剧烈震动时,会短暂失效。所以,Radu们通过从外面猛地敲门,激活了这个漏洞,让电子锁突然失效了。

电子锁,就这样被Radu们用江湖手法搞定了。

第二个障碍,就是紧急出口的机械锁。

由于多年来小偷小摸,“阅锁无数”,Radu凭借自己的一双巧手,用卡片和铁丝,很轻松地就把机械锁打开了。

凌晨3:16分,Radu和Adrian顺利进入了博物馆,且没有引发警报。

在接下来的2分48秒内,两人分头行动,快速而果决地摘下了那7幅在他们看来值钱又轻便的画。

然后一溜烟地,又从进来时候的紧急出口逃出了博物馆,关上门,来到了在草坪上,准备让Eugen开车来接他们。

这时候他们遇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画比他们想象的要大了,一眼就看见了。如果带着画开车,说不定会被警察拦下。

所以为了跑路方便,Radu和Adrian决定把画放进后车厢,然后把车开到路边停下。三人则步行回Radu的家里去,等到警察们的搜索风头过了后,再去把车接回来。

没人会去搜停在博物馆不远处的空车,也没人会怀疑三个两手空空的年轻路人。

这个想法非常大胆,但是奇迹般地奏效了。

(Radu在鹿特丹的住处)

一举成名天下知?!
切回到警方和博物馆这一边:
当天凌晨确定了失窃后,警方派出警察搜捕,但是并没有任何收获。

早上7点过,博物馆就通过媒体报道了这件事,不到1小时,“7副名画失窃”的新闻就传遍全荷兰。

不到1天,全世界的艺术行业相关从业者,都知道了这件事。

一时间,每个人都觉得,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盗窃案,为博物馆和收藏家的损失感到担忧。

但博物馆和展品的负责人,却正式地对外宣称:

所有的失窃画作,都是在全世界的博物馆、拍卖行登记过的,绝对是无法销售和拍卖的!所以,不会有拍卖行等相关买家愿意接手的。

在家里看着新闻的Radu三人知道,昨晚的壮举能不能一朝暴富还不一定,但是他们这下算是成名了:

就偷了几幅画,他们就成了“传奇大盗”了!这算不算是变相地实现了,他们要干大事出名的愿望呢?
偷画容易卖画难

16号的白天,盗窃案发生几个小时,警方正在离Radu家两公里的地方搜查时,Radu三人已经把画从车上取出,拿到家里了。
相比“世界闻名”,Radu此时此刻更关心怎么销赃的问题。

博物馆方的宣称,也许在媒体看来是一种“官方安慰说辞”,但是,在Radu们看来,确实是实实在在的棘手的问题:

他们在偷画前,其实并没有考虑过到底要把画卖给谁。

(在搜证的警察)

他们从新闻里也看到了博物馆的声明,知道这个画要走任何拍卖行、画廊销售,是不大可能了。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一般而言,艺术品盗贼们销赃的最好的办法,是向艺术品投保的保险公司勒索!虽然勒索的钱,肯定没有画本身的价值高,但是这几乎是销赃的唯一途径:

只有保险公司,为了避免赔付巨额的艺术品保险金额,才会对盗贼妥协,愿意花钱买回画。

可是,对艺术品行业没有经验的Radu三人,根本想不到这个办法。

一连几次接触他们认识的销赃中介人失败后,Radu们意识到这些画怕是一时半会脱不了手。而警方投入的警力越来越多,再留在鹿特丹太危险了,于是三人决定先回到罗马尼亚老家,再从长计议。


全欧通缉,大海捞针!

就在Radu三人想办法销赃时,荷兰的警方也在想办法追查他们。

虽然现场有各种脚印,派了25个警察成立专案小组,甚至公开征集线索,但是调查过程并不顺利。

警方怎么也想不到,Radu三人拿着上千万欧元价值的画作,却跑到了罗马尼亚的一个偏远小城躲着了。

Radu们回到了家乡Carcaliu。因为经济衰退、城市衰败,这里到处都是罪犯、逃犯,Radu们的出现并不起眼。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小地方,却出了一个“名人”,也是Radu们的偶像:Peter C,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Carcaliu人,一个通过电视节目当了模特明星的有钱人。

在Radu三人心里,如果罗马尼亚有一个人能够买他们的画,这个人一定就是Peter C。

11月2日,Radu们联系上了名人老乡Peter,后者约他们在布加勒斯特的公寓里见面。这里是Peter位于首都的“豪宅”,是Radu们羡慕的那种生活所在。

见面后,Radu开门见山地说:我们搞到了两幅名画,希望你能帮忙在法国找个卖家,事成之后会给你佣金。

Peter答应了他们的请求,说会给他们介绍人。

几周后,Peter还真的找到了一个叫做Constantin Dinescu的富豪,他听说有马蒂斯和高更的画,表示很感兴趣,愿意看看。但是他本人并不懂鉴定,所以只能委托一个艺术品鉴赏家来帮他看看。如果是真迹,他愿意出价。

11月17日下午,Radu们终于在忐忑了一个月后,找到了买家!
销赃销到了博物馆专家手里?

约定好碰面的那个下午,Eugen用塑料袋装着马蒂斯和高更的那两幅画,来到了一个破败的郊区的一栋废弃公寓里,等待买家代表出现。

买家代表确实来了:罗马尼亚国家艺术馆的欧洲艺术策展人,Marianna Dragu。她的主要工作是在博物馆策展。但是偶尔也会接一点私活,帮艺术收藏家们鉴定一下画什么的,赚点外快。

这天一看到这个破败的公寓楼,Marianna就觉得这次要鉴赏的画肯定是假的:

每年从黑市之类的途径出现的所谓的“名画”实在太多了,但大部分都是赝品,没什么价值。

可是,当她走近画鉴定了一会儿后,她发现这些作品,好像是真的????

当她把画翻过来,看到后面的著名的艺术品运输公司哈森坎普的贴纸后,她的内心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这些人,这些画,怕不就是前段时间荷兰博物馆失窃的作品吧。
(失窃的马蒂斯作品:Woman reading in White and Yellow)

但是,那样的环境下Marianna并不敢说出这个想法。

她只是平静地告诉雇主们,这个画是真的。

并问Eugen,这些作品是哪来的?

Eugen说,是来自英国。

Marianna又试探着问了一句,是不是偷来的。

Eugen沉默了很久,并没有正面回答。

只是说,这些画真的很值钱!

在场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
(失窃的高更作品:Woman before a window)

Marianna告诉所有人,这些画目前不值钱,根本卖不出去的,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去警察局,交给警察。

Eugen一听这话,开始把画作收起来,转身离开了。在他走之前,Marianna想办法,拍下了画的背面。

回家后,Marianna上网查过新闻后更加确定,Eugen一行人就是荷兰博物馆失窃案的嫌疑人。随后,她不仅把消息告诉了她的雇主,也报告给了罗马尼亚警方。

再次销赃不顺,Radu最后决定先把画藏起来。他们来到了Radu的姨妈家里,把装着画的箱子递给姨妈。姨妈根本不知道外甥们要寄存的是什么,就随手把箱子放在了衣柜边上不管了。

学聪明了后的Radu,在之后的一个多月里,从不把画直接带给买家看了。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人找上门来问是否有画卖,Radu们却高兴不起来:

他们察觉到自己似乎被盯上了...
抓到人,却找不到画?

Radu们的担心并没有错。

因为Marianna的信息,Radu们一次次通过网络、电话寻找买家的行为,也被警方盯上了。

1月20日,在警方追踪了三个多远后,Radu、Eugen和他们后来找到的同党Alexandru,一起被抓了。

然而,警方只是找到了人,最重要的画到底在哪里呢?
(失窃的莫奈作品:Waterloo Bridge,London)

就在Radu们被抓后,警方把他们的住处搜了个底朝天,但是都没有找到画作。Radu的母亲Olga非常紧张:

她知道,儿子们把画藏在了姐姐家的衣柜边!

但是她不敢说,她担心一旦说出来,儿子们盗窃的罪名就坐实了。所以她胆战心惊地想着,到底怎么把画藏起来。

等来家里搜查的警察们走后,Olga来到了姐姐家里,把画拿了出来。她知道,警方找不到画后,一定会扩大搜索范围,到时候这些亲戚家里,也会被搜查的。

所以,她必须把画藏到一个没人想得到的地方。

Olga找来了Radu的女友Natasha,然后让小姑娘去姨妈家把画取出来。两个女人开着车,来到了Natasha童年住处,一所废弃的房子边。

房子门口,有个废弃的花园。Olga和Natasha为了掩盖罪证,决定把画都暂时埋在这里。

几天后,两人还是不放心,又把画都挖出来,埋到了Olga家门口的墓地。
“应该没有人会来挖坟找画吧!”
怀着这样忐忑的心理,Olga又等了几周。几周里,警察们在罗马尼亚搜查了上百所住宅,
但是都没有找到画...

毁掉画,就能毁掉罪证?

2013年2月17日,盗窃案发生4个月后,Olga已经在崩溃边缘了。

儿子们都在监狱里,到底会被判多久还不知道。

周围的警察还在搜查,她每天提心吊胆地想着墓地里的画会不会被发现。

Natasha为了躲避搜查和盘问回到了鹿特丹。自己连商量的人都没有...

她知道,再拖下去,要么警察疯掉,要么自己疯掉。

所以,她做了一个决定:
把画都毁了吧!画没了,罪证就都没了!
(失窃的毕加索作品:Head of a Harlequin)

媒体说的这些画最少也值1810万欧元,但对Olga来说完全没有意义。

她只想要儿子早点出狱,只想要自己早点解脱。

于是,她打开门,从墓地里挖出了画,点燃了的壁炉,一狠心,将画全部烧掉!

7幅大师们的作品,就这样化成了灰烬,然后被Olga扫到了手推车里,拿到花园倒掉了....

然而,直到Olga收到儿子从监狱递出的消息,让她把画交给警察方便自己减刑时,她才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原来,那些画不烧才是对儿子最好的做法!
但是根本没人来告诉自己这一切啊!
难道不是没有证据,就更好辩护吗????

但一切都太晚了....

警方能从Olga花园里搜到的,只是一堆曾经很昂贵的灰烬...

警方最终于3月8日,以毁坏他人珍贵财物罪名把Olga逮捕;远在鹿特丹的Natasha也因为参与了销赃在3月被捕。这次“艺术品世纪盗窃案”中相关的人,只有Adrian还在逃亡中。

在Olga说出画都被烧了后,保险公司向藏品的所有者和投保人,支付了1810万欧元的赔偿金额。

然而经过媒体们的计算,这7幅画加在一起,如果经过拍卖行拍卖,最高能拍到5000万到1亿欧元左右...

并且,因为这些画家都过世了,这些作品少一幅是一幅的损失是再多金山银山都无法补偿的啊。对于很多醉心艺术品收藏的人来说,这一把火烧掉的都是无价之宝啊...

和媒体的惋惜不同的是,法院最关心的,是这些画到底是不是真的被烧毁了。

因为Olga在开庭前,曾经撤回过一次证词,说自己是被警方逼着说画都毁了的。

但到了7月时,罗马尼亚博物馆的专家才发表声明说,在Olga家门口挖出来的灰烬中,的确找到了油漆残渣、帆布的残留物和大头针的残留。

这也就是说,那堆灰烬里至少有3-4幅油画。但是,他们也无法确定是不是所有7幅都被一起烧了。

毕竟,毕加索和莫奈的两幅作品,是在木板和纸上完成的,如果被烧了是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

他们只能高度怀疑,被偷的7幅画,其实都已经没了。

(失窃的莫奈作品:Charing Cross Bridge, London)


Radu的律师们,也想努力利用这种“不确定画到底有没有完全毁坏”来给Radu减轻罪行。

因为法官们一旦判定画都烧了,这次案件就是具有重大后果的盗窃,那么判刑就会很重。

但是如果画还没有完全毁坏,这个“后果”也会相对轻一点。

最终,Radu被判6年徒刑;同谋们分别被判4-5年有期徒刑;烧毁了画的Olga也被当做从犯,被判两年。

这相对于最开始预料的20年左右的有期徒刑,相对来说并不是很长了。

法官的量刑也传达出一种信号:

也许,有那么千分之一的可能性,这7幅画并没有真正的被烧掉。它们也许正在世界上某个角落被藏起来了。

将来某一天,或许这些画又会在某个小城市,某块土地上,重新得见天日...

也许,这一丝丝希望,
就是这场“艺术品世纪大盗案”最好的一种结局了吧...
Ref:
https://www.theguardian.com/artanddesign/2013/jul/17/dutch-art-heist-paintings-burned
https://www.nrc.nl/kunsthal-en/
http://www.abc.net.au/news/2014-07-15/art-thieves-ordered-to-pay-millions-over-missing-masterpieces/5597252

扫一扫,手机查看本文

bigeyescat

UID:73991

海贼王

发表于 7 天前 |
太简单的计谋了,住几年监狱就能富可敌国。有头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关于此网站上的Cookie

我们使用 Cookie 来个性化和改善您在我们网站上的使用体验,了解您如何使用本网站和为您提供量身定制的广告或咨询。 如果您继续使用我们的网站,即代表您同意我们使用 Cookie政策。 请访问我们Cookie条款隐私条款,了解最新内容。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