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荷乐网APP下载

noLogin
登录
搜索
 
 

雪人梁洁

UID:388329

初上贼船

[风车原创] 北欧大片《迷情》

[复制链接]
236 1 | 发表于 2016-9-6 17:51:17 |阅读模式 | |
     《迷情》即将拍成北欧大片,是个人真实经历,写得异常辛苦--心理和生理上,酝酿了10年写成。

  
《迷情》简介:故事通过描写女主在北欧邂逅黑帮首领的传奇爱情,带出友情和亲情,籍此深入探讨人性的复杂和伦理。以感情为线索,描写海外华人从生活到心灵的挣扎。

  
此书献给所有“洋插队”的边缘人——你们并不孤单。本故事只是个缩影,它可以理解为任何人对爱、对生活的痴迷。


第一部 奥利

1 致命邂逅

“没人告诉我们,做一件事情的对错,这样才好。我们才可以在热爱时勇往直前,而在坚持后又执迷不悔。”—— 蓝雅

  那年邂逅奥利,他27,我30。

  夜灯迷离,游弋人群中,他看我弯月笑容,我见他星目灿烂。
  浩瀚夜空,紫云奔月,树影迎风。

  奥利从记忆中走来,踏破岁月的沉寂。奥利从天上掉下来,把我从前夫的噩梦中解救出来。
  这致命邂逅,早已注定。
  这一夜的阁楼之鸟,树朦胧,灯朦胧,人更朦胧。人群中,我感觉到一束光亮,始终尾随我。如同黑夜丛林里狼的绿眼,洞穿时空,有力度,有耐性,让猎物无从躲藏。
  怎么,他不像别人那样容易放弃?
  我好奇心被挑起,踏着绿光的牵引,转到了他面前。我抬眼,质疑他。他笑,现出酒窝,神气英挺。我仰视他,他俯视我,眼里盛着满满的蓝绿色温柔。
  小伙子笑容有点古怪,有风流有暧昧有诡诈,酒窝里还藏着一丝难能可贵的腼腆。
  他像是金发碧眼版的基努·里夫斯,却又却让我想起《神雕侠侣》里亦正亦邪的杨过,人确实是可以神似的。
  他慢慢向我贴近,眼神柔柔笼罩我,手臂高高举过我头顶,我把指尖搭上去。他另一只手缆住我后腰,将我小小身躯毫无遗漏地揽进他怀里。

  他果断、毫无商量余地,似在宣布:她是我的。
  然后他带着我,跳起舞来。
月光皎洁如水银,洒向我碎钻的黑眼。他默默凝视我,似是故人来。

水银一圈圈转成彩虹,余晖淹没人群,一切在那一刻静止消失,只剩这两人共舞,舞进时间隧道。
烟雾喷涌出来,蓝茵茵烟雾里,有金属撞击的铿锵声,有坚冰被碾碎的喀嚓声,在绽放。我在他怀中旋转,窒息。火星在蔓延,像藤一样爬满全身,将我和眼前男人紧紧捆绑在一起。
  此后多少年,这画面重复播放,只为让我心碎。
  当时的我,已被老公逼出家门,竟还心甘情愿当他的小情人、出气筒。眼巴巴看着小三上位,不肯放手。最痛,是不甘,是被横刀夺爱而束手无策。
  离婚,对欧洲人是家常便饭,对我却是天崩地裂。这段婚姻,有太多扎根异国的艰苦奋斗,无法坐看一切灰飞烟灭。
  我以为自己必须把《京华烟云》的姚木兰演下去,等浪子回头。日夜碎碎念:忍,心上一把刀,不管多锋利,为了完整的家,我要忍下去。
  以退为进,成全前夫和小三,我从花园洋房搬到了难民宿舍。老公赶我赶得那么急,连社保人员都跟他翻了脸。

  老公的理由很简单:“你得让我试试别的女人,试过后如果你最好,我才有回头的可能。”
  
  好,就把我的肉割下来,喂这老鹰吧。《圣经》就这么教的,对吧?这种狗血剧,电视里都要演烂了,现在却演到我身上。
  我不肯相信,我要杀人。梦里我手拎大刀,照着扑街狗男女劈下去,结果刀刀劈到自己身上,血流成河。
  就在这血迹斑斑的风口浪尖上,奥利,从天上掉下来。
  他紧紧搂着我的臂弯,强壮有力,不由分说。这臂弯不用与人分享,只专属我一人。他始终微笑,眼睛亮闪闪地看着我,一刻不放开,活象一头狼,我成了狼怀抱里的一只绵羊。
“How did you end up here? 你怎会跑这地方来?”他轻轻问道,带着怜惜关怀,似是老熟人。
我知道,在北欧哪片娱乐场所,我都是唯一的中国面孔,其他中国人都躲在校园里用功。
“Because I wanna. 因为我愿意。”我笑答,只想敷衍。他不能因为长得帅,得到VIP特殊待遇,而且他上来就想挖掘内心世界,让我想把他推开。

我对陌生人总有所保留,我表面外向其实内向,我是个不好对付的失婚女。
“哦。”他一双狼眼逡巡四周,明白我在敷衍他。“你是定居吧?能说原由吗?” 这人,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Because I wanna. 因为我愿意啊。”我露出几分不吝,分明在挑衅他的耐心,我不会喜欢愚蠢男人的愚蠢回答。
  “哦!”他点头轻笑,雍容大度。那模样象在说“好,你就敷衍我吧。”
  “你难道又是摩托罗拉的家伙?这儿除了摩托罗拉,啥也没有,一个个长得就跟摩托似的!”我朗声大笑,算是对前夫和他那堆酒友的发泄。

  他有点小心翼翼:“你看我象是摩托罗拉的家伙吗?” 嘴角浅笑带着说不出的诡诈,酒窝使他显得天真无邪一点。
  我侧头调皮看他,似笑非笑,继续不吝:“Whatever. 随便你。”心想:随您大小便,爱谁谁。
  “我是个警察,缉毒科的,刚从狮城调来。”他嘴边笑容凝结,意识到了我的内心防线,这家伙很灵敏。

哦?难怪!北欧警察都很帅,一个个身板棒棒硬,魁梧英挺。

我表面不动声色,心里雀跃。来个警察保护自己,免受老公和小三的欺凌,有安全感!而且警察讲原则,不至于呱唧一下,抛下娇妻乳儿,公然和小三睡去了。
“噫,你怎么不穿警服,我喜欢制服男人喔!”我两眼放光,像淘到金子。
“我这种便衣不用穿警服,T恤仔裤球鞋,跑得快。喏,我留有一套警服,实在不行找一天专门穿给你看。”他顺手上下比划一下自己,一举手一投足,满是洒脱俊朗。
“我喜欢军队生活。你干嘛当警察?”我仰头看他,他实在太高。
“我也喜欢军队,所以上了警校。可能因为我父亲是军人,而且当警察更容易呗。”
“你从狮城搬来多久了?还没结识新朋友吧?”我想友好一下。
“半年不到,公寓都没找,寄住队友家,他被派到英国去了。我只有同事,没有朋友。”
  不自觉地,我双手移上他厚实的肩膀。他比我高大太多,我只能吊在他结实的脖子上,被他晃来晃去,像荡千秋。

  这人与众不同的古怪气质让我迷醉,由里到外,有温情有冷峻......似是故人?还是温柔陷阱?一时辨不清道不明。
  记得挣扎在前夫的梦魇中,我如深埋海底的魔瓶怪,无数次发誓——“谁先来解救我,谁就是我恩主,一生用来报答他。”
  眼下,一语成戳,他出现了。宛如一记春雷,轰隆隆,下雨了。大地滋润,万物生长,春暖花开。
“其实,我刚离婚,有点挣扎。”面对心仪的男人,我打算坦白些。
“明白了。你们......有孩子吗?”
“有个女儿,才1岁。”
“我也是类似情况,但没有小孩......我前女友是模特,为保持身材她不想要孩子,我喜欢孩子,喜欢家庭。你们一起多久了?”
“七年。”
“七年?!真不短......”他怔怔地打量我:“可你看起来象是22岁,七年婚姻,那么......25岁?”
  我笑了,西方男永远猜不透东方女芳龄几何。22岁时前夫以为我才18岁,今年,我30岁。经历风霜的洗礼,自觉徐娘半老,眼前男人却以为我正枝头怒放?讽刺。
我笑起来,又有几分得意。他跟着我笑,酒窝在荡漾,眼里却洞若观火。
“你从事什么职业?”帅哥又问,不愧是警察,调查彻底。
“以前是建筑设计师,结婚后一直相夫教女,职业荒废了。一离婚,整片天塌下来,找工作很难,现在是边缘人。”
  其实很想告诉他,我乃堂堂中国清华大学的高材生。但一想到失业失婚失魂落魄,便英雄气短,产生残疾人心态,立马矮下半截。
“你很奉献,为了家庭。”他双目炯炯。
“为了一团和气吧,但最后自己退到了墙角,也没换来和气。”
“这就是生活......有时会很无奈,会走投无路。但这就是生活的本来面目,无处可逃,只有接受和面对。”
  这句话一字一锤,说到了我心坎里。这些话我从没听任何男人说过,至少我没有过这样的男人。
“你前夫,没对你动武吧?”
“偶尔吧。大多是他要出去喝酒我不让而引起的推搡,打起来有警察救我。你们警察武功这么好,不会在家里开练吧?”我耸耸肩,一副大无畏的样子武装自己。
“警察里也什么人都有,但我不是这种人。打老婆算什么本事?有本事,让自己的女人爱你都爱不过来。” 他答得从容不迫。
  好一句 “让自己的女人爱你都爱不过来” !我不由得深深注视眼前人,在对视中我败下阵来。我其实是个腼腆的人,也不敢相信,自己一直寻找的人,此刻就在眼前。
  就在我目光躲闪之际,突然地,他把我拉入怀中,忘我地热吻......我防不胜防。
  这太与众不同,腼腆的北欧男人没这种狼劲儿,他们会小心翼翼先征求意见“我能吻你吗”......可眼前这家伙,分明就是头狼!吻着吻着,松开手,他又温温婉婉地凝望你,专注又无辜。
  他的吻很甜很深,是个懂女人的男人。我忽然对他所有的前女友嫉妒起来,产生一种强烈的占有欲。
  夜已深,人群散去。他松开我,在我耳畔不经意地问道:“你要回家睡觉了吗?”
  换了别人,恐怕会问“上你家还是我家?”他刚才吻得那么迷醉,现在却要放我回家睡觉?
  我有点失落,舍不得走吧,又忸捏不好表白,只好迟疑地说: “嗯......是的。”他观察着我的脸色,没说什么,然后拉着我的手离开。
  走出去两步,他又细心地转回头,把我落在椅子上的外套拿上。他一手搭着我的外套,一手牵着我往外走。这一连串动作很自然,像老夫老妻。
  这种有主心骨的感觉真好,很久没有过了。我象久逢甘露的干草,甜滋滋的劲儿一直往外冒。
  走到拥挤的门口,他紧拉我的手,生怕走失。俩人贴紧,我仰头说:“你好高,看得我脖子好疼,还很有威胁感。”
  他马上认真地矮下身子来,真乖。这也是北欧男人的作派吧,很尊重女人。“你多高?”我顺便问。
“1米90。”
“你枪法好吗?”我仰望他。
“喏,看我的手——”他伸出右手掌,宽厚多茧,就是摸枪摸的吧。也许某天这双手会滑过我光滑的皮肤?我心跳加速,血脉扩张。有多久,没这种感觉了?这就是人家说的一见钟情吧?
  我犹豫不决起来,心里正盘算着,怎样才能找理由再见他?这时,他把外套递给我,跟我耳语:“还有机会见你吗?要不......改天再见?”
  心里大松一口气,一块石头落下地。我于是问:“我住城外,没开车出来,要不......你送我回家?”
“没问题,我的车就停在街边。”他两手抄到仔裤后兜,身子向我倾斜,很严肃很认真。
  我们手拉手向街边走去,不少醉鬼找我麻烦,其中一个要撞上身来,他伸手把醉鬼拦住。有警察当保镖真好,我一阵暗笑。
  路边正好有警察拦车搜查,我问他:“是你同事吧?”
“他们是不同组的,我们不认识。”他加快了脚步,边走边不经意地左右逡巡,一副警觉的样子,还是满脸严肃 。我能想象,他工作起来肯定很干练很专业,一下子替他自豪起来。
  走过警车时,风中的他,眼神如冰冷的刀锋,有凛冽寒气。
  到家已是凌晨,俩人留通讯方式。
“我手机是单位的,拨出时不显示号码,咱俩联系最好用电子邮件。”他拨了我的号进行确认,我手机上果然没显示来电。
  听说我电脑坏了,他很担心我俩联系不上,让我把详细联系信息和能见面的日程,都写给他。我于是把下周女儿住前夫家的几天标出来,这是我有空见他的日子。
  他显得特别仔细,做事双重保险,这一点也明显和其他男人不同。最后我笑:“现在万无一失,只差你的名字,你叫什么?”
  他分明愣了一下,顿了几秒钟才说:“奥利,我叫奥利。” 为了避免误拼,他写的是大写字母,又是双重保险。
  真是名如其人,“奥利”这两个字,确能表达他身上神秘又锐利的气质,他肯定不像“约翰”或者“马克”。
  要告别了,俩人都有点依依不舍。我去开门,他从后面环抱我,脸紧贴我头发,呢喃道:“和你一起一定是很美的事......”
“下周三吧,你可以过来看电影,我家有影院设备。”
“Sounds good,得看工作日程表,考虑一下。”
“让我给你做饭吧,我的大英雄!” 我转过身,依偎在他温暖的胸膛,感觉到从未有过的小女人和温柔似水。
  他嘴角又露出那诡诈的笑,酒窝荡漾:“呵......你用不着那么做。不过想象一下,真不错......”他闭眼憧憬了一下,然后兜里手机就响了。他紧紧搂我一下,再狠狠亲我一下,才接听电话,出门而去。
   门重重地关上,我顿感失落。这个奥利要是心里真装下了我,他一定会回头。这念头闪过,我就匆匆跑到卧室的窗边窥视。卧室里很暗,我一身黑衣,一头黑长发,他应该看不见。
  盯着他的背影,他果真回头了,冲我挥挥手,然后发动车子,白色的奔驰转眼消失在暗蓝色的雪地里。
月亮也是暗蓝暗蓝地看着我,阴晴不定。
看他远去的背影,有奇异的感觉:这一幕曾经发生过,这绝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看奥利离开。我俩不是初次见面,而是来自彼此的记忆,今生又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对方。
躺床上,整晚的一幕幕在放着电影。

我痴痴回想,无法入眠,回想奥利的一举一动,让我全身微微颤动。直到窗边泛白,人才恍恍然怅怅然,朦胧起来......


*提前更新,请关注公众号 雪人梁洁,点击“历史消息”免费看文。

2 佳人有约
接下来几天里,我像喝醉了酒。
  这醉的感觉超好,醺醺绵绵,甜丝丝,不愿醒来。无论我做什么,奥利总在眼前捣乱。闭上双眼,便感受到他的狼吻,热浪滚滚而来。
  这次前夫把女儿送来时,我没正眼看他,只点点头把女儿抱过来。他站在门口,仍是胜利者姿态,等我殷勤拉他进来。我默默关上门,心里呜咽:扑街,从今往后,我的心门,将永远对你紧闭。
  整个周末,一边和女儿玩一边走神:奥利家伙真的会来吗?如果周三不来,他就不会来了吧?
  周一晚把女儿送回前夫家,然后走去图书馆查邮件。
  我忍不住瞥了一眼花园,以往看到自己多年培育的花被连根拔掉,翻出深深的伤口,心里总汩汩流血,一路滴滴答答走回去。这次不同,我的心像一岁的小鹿,噗噗乱撞,去往图书馆的路那么短,但走起来却如同万里长征。
  有邮件,是奥利!他邮件里的昵称居然是“大乖狼”,还真想得出,奇怪的奥利家伙!

  他写道 —— “嗨你,我是那个奥利家伙。周三晚我有空,来看场电影也不错。我几点钟来呢?你说了算。”
  我心里一阵雀跃,又觉得滑稽。我俩不约而同称他为“奥利家伙”,还都把他和“狼”联系起来,真神。
  回家的路上,又是满月。我听见杨柳的嫩枝在抽芽,春天应该不远了吧?这是我独自走过的,有史以来最幸福的一段路。
  约会前,泰国闺蜜瑞塔在电话里喋喋不休:“北欧男人都不算男人,象草坪上易受惊的小兔崽子,你最好小心说话,别太热情。有次我跟人家说,要给他烤个生日蛋糕,那混蛋竟被吓跑了!”
  接受了这种告诫,我就保守地准备了肉桂酒和点心。第一次,随意点好,双方都轻松。
  周三晚,奥利如约前来。看到他从楼下冲我挥手,一切如此熟悉,仿佛他一直形影不离。难道,我和奥利的历史,从古自今,一直渊源流长?这只是循环往复?
  他一进门就像件超大的外套,把我吸进去。脸伏下来,吻着我的头发,像是久别重逢的爱人知己。这给我一种坚实的安全感,但我有点不自然。
  在那一刻,我并未意识到,长久以来,自己对这安全感的渴望。只感到他搂得太紧,呼吸困难,只好从他的怀抱挣脱出来,红着脸笑道:“乖乖的站好,你可是人民警察喔!”
  他松开我,笑:“这几天你都干了些什么呢,小东西?快跟你警察叔叔汇报一下!”
  俩人站在门厅里大眼瞪小眼,傻乐。
  他边脱外套边说:“我给你准备了小礼物,可惜下班拉在了办公室。喏,下次吧?” 双手按在我肩上,矮下来直视我,像成年人在安抚没拿到糖果的小屁孩。
“为啥要准备礼物?” 我好奇。没听过初次约会送礼物的,何况北欧人的礼节,简直淡如水。
“嗯,没想过为什么......不知道。” 他耸耸肩,两手又插到后裤兜里,退远一步,像在琢磨我的提问。
  其实他忘带礼物正合适,正好我也准备得简单,中国人相信来而不往非礼也。
  俩人有说有笑,像故人。这才是第一次约会?我不停地怀疑。
  他说工作原因,不喝酒不抽烟,喝凉水就好,而且喉咙有点疼,可能要感冒了。于是我挑了个最大的蓝瓷杯,给他热了感冒茶,混合了国产的板蓝根、金银花和罗汉果。他大声赞叹,喝得一干二净。
“你不够小心,也不怕我给你下毒。” 我笑。
“哦,那你先喝!” 他把空杯子递给我。
“晚了,你都喝完了!”
“不晚,只要你稍有退缩,我就去吐出来。你没躲,所以应该没事。” 他鬼精灵地瞟着我。
“倒霉,栽在警察手里!” 我不甘心。“我是想找男朋友的,你呢?” 我单刀直入。
  俩人感觉好,就应该正式提出来,跟画画一样,先铺上底色和基调。
  当然,很多北欧怪胎男会被吓跑,比如瑞塔约会的小瘪三们。但眼前的是狼,狼才不怕,狼绝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嗯......我原没有找女友的打算,因为刚分手不久。但碰上了你,我改变主意了。”
“那咱就试试?”
“试试吧,为什么不呢?”
  于是我给他看女儿小茉莉的萌照。他笑,说:“她太可爱了,像你。我很喜欢孩子,这方面我没问题。”
  他还翻看我给女儿买的中文图书,自己给她画的小画,赞叹不已:“看得出,你是个用心的好妈妈!你想教女儿中文?她将来会很厉害,也能说中、英和北欧三个语种!”
“你英文怎样?要不咱改说英文?北欧语种让我觉得自己不是自己,老找不到舌头。”我抱怨。
  他吐吐舌头,说:“我英文很烂,虽然找得着舌头,因为少用,有点生锈。那我们改说英语吧,我跟你练练。等我到美国出差,美国朋友不至于笑我的三脚猫英语。”
“放心吧,我会拎着你说英语,拿小鞭子抽着你上进!” 我作母夜叉状,张牙舞爪,他哈哈大笑,满脸机灵。
“论第一感觉,你喜欢我什么?” 我开始打地基,感情和盖房子是一样的。
“首先,你人漂亮,是男人都喜欢。其次,你笑得甜,笑起来弯弯的嘴角象月亮。还有,你人好,跟你一起很温情,这对我很重要。肯定还有更多,期待日后发现。”
  哇,居然能总结出这么一堆来,花言巧语。而且他英文一点不烂,纯熟得很!我想笑,但被他一脸严肃吓回头。
“我呢?我有什么让你喜欢的?” 他眼神闪烁,期待又敏感。
“你是警察啊,美女自然爱英雄啰!” 我嬉笑。他还是那样严肃,眼里闪过一抹淡淡的伤感,像某个受伤小动物。
  我有点不忍,弱弱说道:“我喜欢你的理由,嗯......和你喜欢我一样。你帅,你爱笑,你还有酒窝......”
  什么乱七八糟,怎么舌头又找不着了?其实我是不肯这么快交底:我对你有熟悉感,你来自我的记忆—— 这话听着也怪吓人,能吓跑一堆雄性动物。
  我真是被离婚后找对象的经历搞怕了。
  虽然一门心思要让前夫回心转意,但闺蜜们纷纷劝我别一棵树上吊死,骑驴找驴。就连隔三差五跑来纠缠的前夫,也说:“你死守着我没用,我不再爱你。你去试试别的男人,那样我反倒觉得你有魅力!”
  找了半圈,得到的宝贵经验和瑞塔的相似:北欧男人象森林里的小动物,你要悄悄一步步挪近。你动静大了,一上来就表达满腔热情,他们会被吓得一去不复返。
  其他阿猫阿狗也就算了,眼前坐着的,分明是心醉的梦中情人......可要静悄悄地慢慢靠拢,别吓跑了他。
  
  奥利悠悠看着我,问:“你一个外国女子,多年客居异乡,肯定很不易吧?”
  问中了要害,我一怔,像被霜打过的秧苗,蔫蔫低下头:“是不易。”
“告诉我,是怎样不易?我想知道一切。” 他眼里又是满满的温柔的蓝绿色。
  一切?我喉咙莫名其妙地发紧。你真想知道吗?怎么没有别的男人主动过问,或者愿意聆听?

  以前即使我主动谈这个话题,别的男人就说“啊,与我无关,我不了解移民生活。” 或者“政府有移民救济。”言下之意即是:你应该感激涕零,怎好再抱怨?前夫的版本最淋漓尽致:“是你自己要来,我又没用枪顶你脑瓜上。”
  面对眼前熟悉的陌生人,应该从何说起?故事太长了吧?说起来难免痛哭失声吧?痛哭起来可就不好看了。
  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心只想跑去柜子里躲起来,因为觉得自己仿佛赤裸裸坐在他面前,很不自然。我不喜欢被看破,不喜欢把血淋淋的心摆桌上展览。内心的交战使我手足无措,猛灌下几口肉桂酒,使劲望着天花板,让眼角的湿润转回去。
  然后我听见自己叹口气,说:“嗨,去到哪个国家都一样,毕竟不是自己的母土,很难一碗水端平。”
“是这样,你很明智。” 他还是狼眼悠悠,目不转睛地盯着我,锐利的眼神有穿透力,要从我脸上过滤出字来。
  他肯定是看出了,我在有意回避,那显然是最触动我的话题,但我故意轻描淡写。他也不想逼我太急,就适时刹车了。他很锐利很敏感,会读人。
  真是棋逢对手。
“你为什么跟前夫离婚?我可以问吗?” 他眼神如锥子。
“是他逼着我离。而且在北欧,单方申请就能离婚,他根本不需要我签字同意。主要是因为个性不合,还有文化差异。”
“但他当初决定结婚,对文化差异应该有所准备啊。”
“他说当时从北欧派驻北京,到了国际大都会就象参加大Party,被那种Party的气氛感染,就娶了我。如今的他,认识到自己要回归母土文化。”
“婚姻怎好和一场Party相比?婚姻是严肃的,讲究责任的。如果事先不想清楚,为什么要结这个婚?”他拧起眉头。
“他说他不会经营婚姻关系。”
“他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改正?毕竟你为他放弃了祖国和家人,为了无辜的孩子,怎么都要再努力一把。人的能量可以激发,缺点也可以改,婚姻不是玩过家家,说不玩就不玩了。他这个逻辑,不可理喻。”他满眼迷离。
“哈,他倒是迅速改正历史错误,回归北欧女人的怀抱,也不管那是杀猪的还是扫地的。他一头扎进单位保洁阿姨怀里,婚没离完,就抛下我和女儿跟人过家家去了......”
  我忽然觉得滑稽,前夫那种一边倒的态度,充满戏剧色彩。
  “他不能这么做!他把你大老远搬到这儿来,有再大的问题也要商量解决,何必伤人?这样的人品离了也好!我看他做事孤注一掷,迟早要付出代价。”
  他把我冰凉的手拢入手心,紧紧捂着。他的手心又大又暖和,这种被罩着的感觉真好。

“是啊,不离怎么能认识你呐......不说他了,说说你吧?”
“我和前女友同居了五年,很多事情格格不入,不光是生孩子的事。我很忙没顾及到她吧,但她是Bisexual(双性恋)—— 既喜欢男人也喜欢女人,她还......吸毒。”
“你是缉毒科的警察,可你女朋友吸毒?!” 我的天,这也太混不搭啦。
  今晚是既严肃又彻心彻肺的话题,瑞塔肯定搞错了,看来被吓跑的应该是我,不是北欧男。
“我们可不可以接受前车之鉴,认认真真开始?感情不是派对,狂欢后什么也没剩下......你懂我的意思?”我望向他,期期艾艾。
  他专注直视我,郑重地点头:“好,我赞同。” 俩人默默凝视对方,头贴头,像俩互舔伤口的小动物。
  外面,只有雪在静静地下,整个世界悄无声息,一片白茫茫。屋里,只有我俩和一盏明明灭灭的小桔灯。这一刻,只属于我俩。
  那天晚上,看了我俩的第一场电影,也拉开了往后数场电影的序幕。他把我整个人含在臂膀里,很有担当,也绝对占有。
  看着电影,他还时不时侧过头来,微笑端详我,一遍遍摩挲我的头发,好象意外捡到宝忍不住偷乐的人。我不得不一次次把他的头掰回去对着大屏幕,让他好好看电影。
  现在回想那个画面,无尽心酸。奥利,在我的生命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只是他的珍宝,他对我有担当,也绝对占有。
  那晚曲终人散时,他礼貌道别,说改天再见。我赞赏他的理智,人却粘着他,腻腻歪歪:“唉!又要孤家寡人了。就凭这二两脂肪,捂半天,都是凉的!”
  他回头深深看我一眼,把穿了一半的外套又脱下来,仍到一边。一把捞起我,揽入怀中:“要不......我们试着只是睡觉。明早我还有个所谓的会,闹钟要调到07:00。”
  他把七点钟说得很军事化,真是职业病。
  那晚卧室里一片硝烟弥漫,俩人在比赛谁是最后胜出的忍者。他贴近,我推开他。最后只好恐吓他:“你要乖乖地睡觉,否则......”
  他停住,蓝幽幽地盯着我:“我一直都很乖的......说好了,我就不会越线。”
  他吻得深吻得真切,但绝不越线,控制得极好。我无奈,只能挣脱他,去咬他的鼻尖,他就耸着鼻子,让我咬。
  较量中,他手机突然响了,已经是午夜。他接过来,没回避我,直接答道:“奥利,请讲。什么地点?马上吗?”
  他又要出动了,难舍难分,我提醒他:“其实周末你也可以过来。”
  他一怔,反问:“那正常工作日不可以来吗?”这家伙,倒是一板一眼。
  我揶揄道:“当然可以了,你可以来看很多场电影嘛!”
“没问题,再来看一场又一场的电影,我倒要看看往后会发生什么。” 他眼角瞟着我,嘴角现出那丝古怪的笑,酒窝让那笑纯净些。
  这真是第一次约会?我怎么老出现他乡遇故人的错觉?那种时空错位的感受,难以形容。
  此后,我们开始正式交往。
  奥利周末总在加班,很少见到小茉莉。偶尔见到,也很高兴地抱她,陪她玩,看样子他确实很喜欢孩子,会是个好爸爸。想到这儿我一阵激动,皮肤倒竖起来,一片毛剌剌。和前世爱人生孩子那种体验,会是独一无二的吧?
  我忍不住幻想,脸红到脖根。
   下集预告: 3   闺 蜜




扫一扫,手机查看本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